顧雨棠

如果是你,
我不介意同歸於盡。

《墨歌》序章.上

因為自出生以來就擁有一雙血紅色的眼睛,


「妖怪,別靠近我們,離我們遠點!」

「我..我不是妖怪...」

「胡說! 你不是妖怪那為什麼你的眼睛是血紅色的!」

「嗚..嗚嗚..我真的不是妖怪...」

「真是怪物,別靠近我!」


導致他,被人們當成妖怪所看待,被人欺負、被人疏遠、被人歧視,





「父親...嗚...父親你要去哪啊...父親你別走啊..嗚..」

「別叫我父親!你這怪物!」


父親因有了這樣的"異類"孩兒而羞恥,因為拉不下臉,受不了輿論壓力而離開了他的孩兒,和他的妻子。




「母親..為什麼同學和父親都說我是怪物...」

「卿兒你不是怪物」

「那為什麼我的眼睛是血紅色的...」

「那是上天給了你與眾不同的眼睛,別去討厭你的眼睛,他們不喜歡卿兒的眼睛,母親喜歡就行了,別哭,卿兒乖」

「嗯...好,母親我知道了」


母親的柔聲安慰,奮力保護,柔弱的身軀裝著比任何人還要沉重的壓力和是非卻堅決不倒,為的只是能讓她的孩兒活在快樂下,不要被閒言閒語給迷惑,給傷害。


但他又何嘗不知母親的辛酸?

他還小,無法保護自己的母親,無法保護自己。

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聽母親的話,乖巧,、孝順、聽話,他只能用這些方式來守護著他的母親。


可誰知,就算再怎麼強大的人,也會有累倒、崩潰的一天。


「卿兒,母親和你一起玩抓迷藏好不好?」一女子站在小男孩面前,溫柔地笑著,溫柔細膩的聲線一直環繞在小男孩的耳邊。





「好啊好啊! 卿兒最喜歡和母親玩遊戲了!」名喚卿兒的男孩開心地笑著,淺淺的酒窩在卿兒的臉頰兩旁浮現,萬分可愛。





卿兒的母親舉起她的雙手把卿兒牽起,「來,走吧」,那時候的卿兒還不知道,他即將面對的是什麼。





「卿兒,你就站在這裡閉上眼睛數到十,母親會去躲起來,等卿兒來找母親,好不好?」卿兒的母親微微蹲下來與卿兒對視,眼睛漸漸染上一層霧氣。





「好! 母親你記得別躲太遠哦,不然卿兒會找不著的!」卿兒瞪大他那血紅色的眼睛盯著他母親看。





「一...二...三...八...九...十! 母親,卿兒來找你了哦!」卿兒邁著他的小短腿找啊找,大街小巷都找遍了,但是,怎麼都找不到他母親的蹤影。





卿兒此時還不知道的是,他的母親因為承受不住周圍輿論的言語壓力,已經跳河自盡。





「母親...母親你在哪啊...母親別丟下卿兒啊...嗚...母親卿兒找不到你..母親你在哪裡..嗚嗚...」卿兒默默地走進一條小巷,獨自蹲在角落裡,害怕地哭著。





「嗯? 小男孩?」 突然,一副溫柔嗓音從頭上傳來,卿兒抬頭一看,是一位身穿黑衣蒙著臉的男子,「哇嗚,眼睛是紅色的耶,真好看」


「好...好看? 除了母親沒人說我的眼睛好看...」卿兒看著面前這位男子一顫一顫地說著。





「是嘛...那我就是第二人啦!」男子蹲下身看著卿兒,眼裡閃過一絲心疼,「小男孩,你叫什麼名字?」





「我叫卿兒...」

「你的父母呢?」

「不..不知道..我找不著...」

「那...卿兒你以後就跟著我,可好?」

「真的嗎...?」


卿兒不可置信地望著男子,眼裡滿滿的驚訝,為什麼這位哥哥不怕自己...反而還收留自己?


「當然,以後你就叫我師傅,我給你個新的名字,就喚“墨歌,字雲卿”好不好?」

「好好聽的名字,卿兒很喜歡」

「喜歡就好,來吧,我們走了」

「...好,師傅」


卿兒牽上師傅伸出來的手,藉著師傅往上拉的力道站了起來。





在離開之前,卿兒最回頭看了看自己待了7年的地方,血紅色的眸子中帶著怨恨,但根本沒有想報復的意思。


只見他重新轉回頭的眼睛裡,不帶一絲溫度,他知道,他這一走,從今以後就再也不是卿兒了,而是墨歌。


待續.


评论

热度(1)